丝瓜色成人app下载直播在线

   第2o9o章,傅瑾城篇269

   薛永楼更加不知道要说什么了。

   高韵锦问他可怕不?

   可怕。

   怎么不可怕?

   他一个人大男人都觉得傅瑾城很可怕,更何况是高韵锦?

   所以……

   她就是因为这样,绝望了,害怕了,觉得不值得在这样的人身上浪费自己的后半生,才跟他分了手?

   “其实,说真的,我也想过他们有一天还是会在一起的,因为我知道,林以熏是不可能会放弃他的,有人主动了,傅瑾城也还没结婚呢,那个位置自然是需要有人填上的,对于傅瑾城来说,坐那个位置的人,林以熏比我适合多了,因为我没有一个‘高贵’的出身,所以,我也没有太惊讶,只是……

   只是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还是……还是……哈哈……”

   还是什么,她没有说。

   薛永楼却知道,她是又失望了。

   假日牧场里的俏皮女孩

   高韵锦擦了擦眼泪,心情已经平静了很多了,“他们在一起了,好啊,以后,我扎个小人,诅咒他们断子绝孙就好了。”

   “小锦,好了。”她越说,他心里越难受。

   “我觉得,他们在一起,不会幸福的,你相信吗?”

   薛永楼:“……嗯。”

   “因为他们太像了。”高韵锦笑道:“虽然他们都在克制,都在演,但是演出来的,又怎么可能是真的呢?他们总有一天,会累的。别说,我现在都在替他们感到累了,你说作为人,活成他们那样,他们怎么就不嫌累呢?”

   薛永楼回答不了她。

   因为他没试过这样。

   可如若,一个人要带着面子,跟自己最亲近的人过一辈子,别说是亲身体会,就是想想,他还真都觉得累。

   他不说,高韵锦以为他不相信,“我真不是妒忌他们,没什么好妒忌,我只是有感而。”

   她说的还真是真话。

   她相信他们不会幸福的。

   像他们这样的人,如果都能幸福,那还真的事老天不开眼了!

   “我知道。”对于傅瑾城和林以熏的说,薛永楼已经不想说什么了,反而认真的跟她生活:“小锦,不管怎么说,你都已经重新开始了,过去的事,就由着它过去了吧,别再想了,自己开开心心的,看开一点,过自己的日子就好了,其他的,以后都不必再理会了,没有意义了。”

   高韵锦擦了擦眼泪,“我知道,如果想不开,我又不会跟他分手了。”

   薛永楼总算放心了一点,“那就好。”

   高韵锦坐了回去,忽然说:“对了,过几天我会去一趟g市,到时候有空来接我吗?”

   “有空是有空,只是,怎么忽然想到过来我这边了?”

   高韵锦心不在焉的拨弄着眼前的稿子,说:“你想什么呢?我去那边,不是为了他们两的事情,只是有个客户,给我介绍了个客户,有些合作事宜要跟对方谈。”

   “这么说,你现在的生意,是越做越好了?”

   “算是吧。”

   薛永楼叹气,“可你走了,我公司的销售,确是下降了啊。”

   他这话不假,还真是下降了。

   高韵锦笑了,“别骗我了,有岚姐在,怎么可能差到哪里去?”

   岚姐的实力,高韵锦还是很相信的。

   薛永楼笑了,“好吧。”

   这确实是实话。

   “那到时候我再跟你说?先挂电话了?”

   “好。”

   挂了电话后,高韵锦脸上的笑容,随即沉了下来,眼神有些冷,但慢慢的,又缓和了下来,也不看这些稿子了,拿起了自己的手机,转身离开。

   她到了一间花店,去买了一束花,驾车到了墓地。

   傅瑾城没有替那个还没成型的孩子做过什么,唯独替他立了一座碑,虽然是没有名字的碑。

   高韵锦平时,会隔两三个月来看一次。

   至于傅瑾城有没有来看过,她倒是不清楚。

   她把花放到墓碑上,凝视着空荡荡的,没有字的墓碑,高韵锦眼眶有些红,她蹲了下来,伸手,摸了摸拿块冰冷的墓碑,眼眶就红了。

   她觉得自己很失败。

   林以熏害死了她的孩子,但她却不能替他报仇。

   什么都不能做。

   现在还让孩子的爸爸,跟害死他的女人在一起了……

   想到这,她眼泪就掉了下来。

   她觉得,傅瑾城对不起孩子,她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   她哭了一会,忽然,身边经过了一个人,对方看到她,顿了下,“是你?”

   高韵锦一愣,抬头,就看到了一个很漂亮美艳的女人,她觉得有点眼熟,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。

   对方笑道:“不记得我了?”

   她摇摇头,“抱歉……”

   那女人双手抱胸,点着自己的下巴,笑道:“我之前,卖给了你一幅画。”

   高韵锦脑光一闪:“是你?”

   那女人笑道:“是我,好巧。”

   “……对。”

   但她觉得有些奇怪,他们这么多年没见了,怎么这个女人一眼就看出了她来?难道她这些年没怎么变吗?

   可就算没怎么变,对方也不至于一下子就认出她来啊?

   那个女人看了眼空荡荡的墓碑,也没再说什么,“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   高韵锦点头,那女人还真就离开了。

   因为那个女人忽然的出现,高韵锦悲伤的情绪,忽然断了,眼泪也不流了,安安静静的在目的里蹲了半个多小时,才转身离开。

   离开的时候,看到刚才那个女人,跟一个男人不知在说什么,注意到她的目光,那女人对她笑了笑,又扭头回去跟那男人说话了。

   高韵锦没上前打扰,转身离开了。

   上了车,想起那个女人,心里徒生一股怪异的感觉来。

   可哪里怪异,她又说不出来。

   两人不过是萍水相逢,根本没有什么交集,高韵锦也就不想了,驾车离开了。

   三天后。

   高韵锦踏上了飞往g市的飞机。

   她刚下飞机,薛永楼的电话就打了过来,“到了吗?”

   “刚下飞机,再等我一下,我先拿一下行李。”

   “好,我在门口等你。”

   “嗯。”

   她拿到了行李,刚出门,就看到了薛永楼,薛永楼看到她的箱子,“怎么拿这么多行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