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app直播动态

明明之前还好好的啊,怎么忽然又不高兴起来了?

薄凉看到他,胸口有些闷。

她觉得自己真的挺……

坏的。

看他的目光,有些闪躲,“没什么,那个水……谢谢你。”

沈慕檐看了眼何姿杉,“情书是何姿杉让你递给我的?”

薄凉呆了下,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猜的。”

薄凉还没说话,在一边偷听的同学就大声的笑道:“哦,原来文娱委员给班长写了情书,那封情书就是文娱委员写的!”

何姿杉脸色一变,恼羞成怒,“你胡说什么?”

“刚才班长和凉凉说的啊。”

“我——”

长发美女在阳谷废墟的忧郁写真

她正想说点什么,何姿杉的同桌和上桌都露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神情来。

她们多多少少都看得出来何姿杉是有点喜欢沈慕檐的。

薄凉和沈慕檐走得近,她看薄凉的眼光一直都是酸不溜秋的。

就说呢,她怎么忽然说起薄凉的坏话来,原来是心里不爽了。

“薄凉,你……你太过分了,不但偷看的写给班长的情书,还……还把我有署名的那一页给扔掉了,故意让班长不知道我是谁,你就是怕班长被抢走,你也不能这样,现在还故意把这件事宣扬出去,你……你实在是太坏——”

“情书凉凉没拆开过。”

沈慕檐皱了眉头,有些冷淡道:“我刚才看到你叫凉凉出去,所以我猜是你写的,你们不熟,不可能她会约好和我去打水,却扔下我跟你出去的。”

何姿杉脸色更难看了,“你……你这是包庇她!”

“我说的是实话。”

“可我刚才问薄凉,薄凉她都心虚了。”

“我没有。”薄凉蓦然站起来,“我是不高兴沈慕檐谈恋爱,那是因为我怕他谈恋爱后,跟我就不亲近了,他是我最要好的朋友,我不姓没了这个朋友,但是我没有做过你说的那些事。我和沈慕檐是朋友,虽然我不太想他谈恋爱,但如果他真相想谈恋爱,我是不会阻止的,你不要胡说。”

“凉凉不会那样做。”沈慕檐不悦的说。

“你——”

何姿杉看其他人都用一种她是坏人的眼神看着她,立刻就哭了,“你们都欺负我!”

然后就跑出去了。

薄凉呆了下,有些尴尬。

“我觉得凉凉还是很讲道理的。”班上的男生笑着说了一句。

“嗯,我也觉得,虽然有时候凶了点。”

大家虽然平时都爱调侃一下她,但是真的挺喜欢薄凉的。

“知道我凶你还惹我?”薄凉哼了一声,却笑了下。

“哎,班长,听凉凉的意思,她很在意你这个朋友啊,看来你以后要交女朋友,得顾及一下凉凉的感受了。”男同学笑呵呵的拍了拍沈慕檐的肩膀。

沈慕檐笑了下,他似乎挺高兴的,看着脸色不自在的薄凉。

薄凉窘迫得不行,咬牙道:“笑什么笑?你以为你笑起来很好看吗?”

“没有。”他笑着回答。

“哼。”

然后,班上的人一窝蜂的就散了。

何姿杉哭着回家,家长看她哭成这样,心疼得不行,“怎么忽然跑回家?不是还要上课吗?”

“妈,班上的人都欺负我。”

她妈妈脸色变了,“怎么欺负你里?”

哭得这么伤心,估计欺负得很惨了。

她才才13岁,家里的人不可能同意她恋爱的,她心虚,趴在桌子上闷着头不肯说话。

“我去找你老师说理去。”她以为她太伤心,说不出来,怒道。

“妈,还……还是算了。”

她要是打了电话过去,就知道她给沈慕檐写情书的事了,到时候还不得骂她?

家里只有她一个宝贝疙瘩,心里自然是疼爱得紧,安抚了她几句,何姿杉回去房里后,她就想给她的班主任打个电话过去。

怎知,班主任的电话更快了一步。

她忙接起,班主任就问起了何姿杉的情况,得知她回家了,就放心了。

班主任态度很好,她态度也收敛了一些,问班主任生了什么事。

班主任也了解了事情的原委,就跟她说了下。

“什么?”何姿杉妈妈脸色就变了。

她什么都记不得了,她急知道何姿杉竟然给男生写情书,才13岁啊,毛都还没长,就知道学人谈恋爱了!

他们对何姿杉的要求也挺严格的,生怕她行差踏错,毁了自己。

挂了电话后,她沉着脸进去了女儿的房间,现她竟然睡着了,一时间有些心软,正要离开,就现了她书桌地下有一张纸,顿时脸色更沉了,直接叫醒了何姿杉,严厉的问:“你跟妈妈说,这是什么?”

何姿杉脸色一变,“妈妈,你怎么——”

“你想翅膀硬了是不是?毛还没长齐,就知道学人写情书?还有,事情没弄清楚就胡乱诬赖别人,妈妈教过你这些?”

何姿杉脸色也很难看,“这个,是在哪里找到的?”

“你桌子底下!”

何姿杉脸色更难看了。

所以,她诬赖薄凉了。

“我告诉你,明天回学校你立刻给同学道歉,至于恋爱的事,你想都不要想了!”

“我不——”

“做错事你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?”她妈妈脸色又是一沉。

她抿着嘴,说不出话来。

她就是怕丢脸。

她妈妈叹气,给她讲了很多道理,让她明白知错就改还是个好孩子,不然以后会毁了这进等等。

最后,她点了点头。

第二天,回到学校,她尝试了好几次,才终于下定决心,过去找了薄凉,跟她道歉。

薄凉其实觉得昨天她忽然哭了,她也吓到了,听她道歉了,她也松了一口气,“没事。”

何姿杉没想到她这么好说话,忍不住笑了下,但也不自在,“那,先这样。”

“嗯。”

薄凉因为那件事,本来也不高兴的,但误会解开了,她心情又好了。

沈慕檐又走了过来,“很高兴?”

“不许?”她挑眉。

“没有。”他笑着摇头。

“你还说呢。”她皱了皱小鼻子,看着他好看得让人窒息的容貌,忍不住说了一声:“红颜祸水。”

沈慕檐:“……”

这件事过去了,但薄凉喜欢裴渐策的事却不知怎么的,在学校传开了,很快,也传到了5班的人的耳朵里。

Tagged: Tags